我也想快點從挫折裡恢復過來:累人的反芻

酢漿草打電話來交待一些事,順口聊到了他最近的發現,他說。「你知道嗎?我覺得,我快累死了。為了振作起來」
「有的人說,他們睡一覺就好了或者大哭一場,隔天起床又是一條好漢,可以馬上再處理遇到的問題」他頓了一會,繼續說「可是,我睡醒以後想到昨天的狀況又覺得很煩,反而想繼續睡,跟本不想起床。就算逼自己起來,說,啊,又是新的一天,忘掉昨天的壞心情,再努力一下吧...跟本就沒用,只要想到就覺得很煩啊,這根本沒用。」
「你是說努力把自己撐起來,但又倒下去,又撐起來...一直循環這樣喔」我說。
酢漿草說「對啊。」「每倒一次,再站起來的力氣就越小,就想乾脆躺在那裡,等一陣忘光了所有事,像什麼事都發生過那樣,再起來還比較輕鬆」。
「嗯,這樣喔。」我說。「那你躺在那裡或站起來的時候都在想啥?」
「我好廢、快點站起來、速度太慢了、這又沒什麼、這不是重點有什麼好有感覺的、快點處理事情啊、爛透了難怪一直輸別人...類似這些吧。」他說。
「欸欸,你知道,情緒這種東西,如果用壓抑的或抵抗、批評它,它會花費掉更多心智能量。難怪你就沒有力氣去處理事情。」我說。《每天最重要的2小時,大塊文化出版》「....你是說...我躺在那裡是可以的喔。矣...也不是每次都可以這樣躺啊...報告、開會、合作都是有時限的...難不成我可以跟別人說...耶...那個我躺個幾天喔,等我一下,不好意思喔。」酢漿草說。「不可能嘛」。
「哈哈,的確是不太能。」我回他的同時,想起了Self compassion。

     Image by Ulrike Mai from Pixabay 

Self compassion,有人翻成自我疼惜或自我寬容。這個概念認為 『受苦=痛苦X抵抗』。它主張用寬容的態度來面對痛苦取代抵抗,讓我們在負向情緒回復平靜時,比較不用那麼費力和挫折。其中有三大支柱,分別是:
1、self-kindness:允許安撫、原諒、善待、關心自己
2、sense of common humanity:知道痛苦是人世間共通的經驗,非自己獨有的經歷
3、mindfulness:如實觀照當下的心念與情緒
Kristin Neff 在 《寬容,讓自己更好-接受不完全的心理練習》這本書裡提出了她在遭遇不愉快時給自己的口號是「現在是受苦的時刻,苦是生活的一部分,願我在當下這一刻對自己仁慈,願我給自己所需的慈悲。」

   Image by Cheryl Holt from Pixabay 

「很簡單的一句話吧」。回到酢漿草身上。我說,「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時的你,可能需要你用不一樣的方式對它喊話」。酢漿草說,「呃...聽起來....有點不自在,不過...或許試試看,也不會少一塊肉。我就先試試看,再來跟你講試用心得吧...」。說完這個後,我們回到原來他來電的事情上,然後道了再見。
「嗯...雖然應該會遇到一些狀況,不過先試試看,才能知道遇到什麼事,畢竟每個人遇到的會不太一樣,呵呵」掛掉電話後,我這樣想。


❤ 小提醒 ❤

  1. 你可以把這段話稱為口號、祈禱文、內在對話,都可以。讓你願意在覺得不舒服時拿出來使用都好。
  2. 將它修改成適合你或你願意信賴、感到安心的人的口吻,太拗口讓你覺得不自在也不是辦法。


比如:

   (1)「現在是受苦的時刻」→我注意到我覺得自己很廢,這感覺很痛苦。

   (2)「苦是生活的一部分」→是人的話,有這種感覺通常都會不舒服啊。

   (3)「願我在當下這一刻對自己仁慈,願我給自己所需的慈悲」

         → 希望我可以對自己公道一點、仁慈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