淺談榮格分析式的藝術治療理論與技術(下)

作者:周大為 藝術治療師&諮商心理師

<治療師的態度>

治療師的態度應該要尊重個案和藝術作品,用一種同理的方式進入,透過治療師、個案和意象的三角關係,幫助個案釋放內在阻礙或衝突的問題。意象的創造不一定僅限於傳統的繪畫形式,也可以用從想像、幻想、感受為靈感,並結合不同的藝術媒材,以遊玩探索的(playful)方式進行,形成自然流動成長的模式。

允許讓個案在藝術想像的經驗裡覺察內在的世界,沒有既定對意象的詮釋。因為藝術作品的關係,個案較不會對治療師產生移情,治療師也可以透過個案的作品、意象、夢覺察自我的反移情,達到互相能量的平衡 (Case & Dalley, 2006)。另外,強調個案以藝術自我療癒(self-healing)的功能,藉由藝術創作活化內心世界的心理要素(inner elements),利用自我內在的精神資源來達到療癒的功效。治療師會謹慎小心對於意象的詮釋,避免個人的投射,詮釋必須透過個案和治療師共同的理解和洞見,才能真正幫助個案整合個人和無意識的素材,使個案不再生活在未知與分裂之中。 (Edwards, 2001)。

<技術方法>

榮格分析式治療會幫助個案意識化內在衝突的原因,進而讓個案面對衝突,接受該衝突的原因,最後讓病患克服該原因,產生新的洞察,達到內在意識與無意識的精神平衡。榮格分析式的藝術治療師會引導個案,嘗試以創作回應無意識的內涵,以下是幾種常見的方法:

  • 曼陀羅(Mandala)創作:曼陀羅簡而言之就是「圓」的意思,榮格認為曼陀羅是一個完整觀念裡最簡樸的樣式,從心靈自然地產生。創作曼陀羅,在安全的圓內可以幫助個案安心,集中精神,建構和意識到自己的心理要素(inner element),浮現內在的對立衝突,持續地創作曼陀羅,心靈要素得以自然地流動達到平衡(劉國賓 & 楊德友 譯, 2009)。

  • 夢境意象探索:佛洛伊德(S. Freud)曾說:「夢是通往無意識的康莊大道」。榮格與佛洛伊德都肯定夢境是探索無意識的絕佳素材,夢境補償了意識所壓抑的內容,像是無意識的藝術創作,大多透過意像來表達。個人難以直接透過意識理解,因此透過圖像創作探索夢境,個案可以與治療師一起更清楚地發現夢境的細節,分析夢境所要傳達的意涵。

  • 擴大(Amplification) :在創作上,我們一樣可以去運用榮格所謂擴大的技術,去擴充並探索意象的意涵,可以把原本的創作進行放大、縮小的延伸創作,或是從不同的視角去觀察,甚至是將時間推像過去或未來,幫助個案更了解意象的更種可能。在意識上,也可以引導個案去擴大聯想與意象有關的各種經驗、想像、感受增加對於意象的理解。

  • 積極想像(Active Imgination):榮格在自傳中提及:「一旦把感情變成意象,也就是發現隱藏在這些情感當中的意象後,我便會心平氣和下來。要是這些意象潛藏在情感中不被發現,我很有可能被它們撕得粉碎...」治療師可以引導個案可以將無法言喻的感受作為素材,專注在內心想像,讓意象激活起來,或是將其創作下來,嘗試與其互動對話,藉此了解無意識意象所要傳遞的訊息

  • 個人神話(Personal Myth):個人的心靈是以神話、象徵、夢境的方式運作。透過藝術探索內在神話,可以幫助個人一窺內在心靈的諸神殿,探索神話的原型意象,可以看見無意識人格化的樣貌,心靈得以具體呈現。誠如榮格所言,當個人的神話被開啟,此時原本受困於情結的個人,開始真正地面對衝突,這些長久的內在衝突也終於可以表達且獲得釋放(Briks, 1990;朱侃如 譯, 2003;周大為, 2014)。

創作完成後,治療師會鼓勵個案從遠近、不同的角度去觀看藝術創作,或著是要求個案放置於日常生活中經常可以看到的地方,不斷地去探索和感受畫面所要傳達的意義;另外也可以透過自由寫作、與圖像對話、治療師與個案共同討論探索意象所要傳達的意涵。 (Edwards, 2001)

<結論>

榮格分析式的藝術治療,強調透過象徵意象的帶領,讓個案與其無意識連結。運用個人及集體無意識內的素材,體驗個人內在豐富的心理資源。透過啟動象徵意象的超越功能,統和意式與無意識分裂矛盾的特質,推動精神能量,使生命再次感受到彈性、流動和成長,慢慢達到個體化成熟的歷程。治療師在其中是一個同理陪伴的角色,提供個案保護與支持的環境,和個案一同進入其內心世界,幫助個案透過藝術創作與想像,將內在的感受具體化為意象,去體驗並探索意象所要傳遞的無意識內容,以協助個案達到自我意識與無意識的平衡。除了一般的臨床治療外,榮格分析式的治療也強調原型、神話、儀式等與集體無意識連結的內容,適合用於靈性成長或是個人生命意義的探索,強調生命發展是獨特,且一種不斷循環成長的歷程。

作者簡介

作者目前為台灣藝術治療學會專業認證會員,高考諮商心理師,台灣榮格發展小組成員,接受榮格分析與專業訓練多年。喜歡榮格心理學與藝術治療,對意象抱持開放尊重的態度,認為懷著好奇心,與個案一起進入心靈的世界,探索夢、創造並認識意象,是最鼓舞人心的事情。

Reference

Briks, A. (1990). A theoretical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of personal mythlogy in relation to art therapy. A thesis in the department of art education and art therapy. Montreal, Quebec, Canada: Concordis University.

Case, C., & Dalley, T. (2006). Art and psychoanalysis. In The Handbook of Art Theory(2nd ed.) (pp. 113-136). New York: Routledge.

Edwards, M. (2001). Jungian Analytic Art Therapy. In J. A. Rubin, Approaches to Art Therapy (2nd ed.) (pp. 81-94).

周大為 (2014). 〈心靈轉化之旅以藝術創作探究個人神話〉。碩士論文。台北市立教育大學。

朱侃如 譯(2003). 哭喊神話 (The Cry For Myth) 台北: 立緒文化事業. (May, R.著出版於1991)

陸雅青、周怡君、林純如、張梅地、呂煦宗等 譯 (2008). 藝術治療:心理專業者實務手冊 (Handbook of Art Therapy) 台北:學富.( Malchiodi, C.A.著出版於2003)

劉國賓, & 楊德友 譯 (2009). 榮格自傳 (Memories, Dreams, Reflection) 台北: 張老師.( Jung, C.著 出版於1961)

蕭雲菁 譯 (2007). 圖解榮格心理學 台北: 城邦文化.(長尾剛著出版於2004)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