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進諮商室——心理諮商是什麼?


前年經歷伴侶外遇背叛之後,我陷入長期憂鬱低潮的狀態,所以開始接受心理諮商,一轉眼間如今已經一年多的時光。過程中因為好奇,也為了自我療癒,閱讀了許多心理學相關的文章、書籍以及影片,累積了一些對這個領域的經驗以及想法。所以想以一個接受心理諮商的個案的角度,談談我的想法。

心理諮商是什麼?我沒辦法直接回答這個問題,但我可以說一小段故事。


一開始的我進到諮商室,只想要一個明確的答案。我希望諮商師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挽回我原有的關係,我總是在諮商師面前嚴厲地剖析我自己,希望能給他一些材料告訴我到底盲點在哪裡。但我的諮商師不太正面回答這類型的問題。

他通常只問我說:「已經夠努力了吧?」

我說:「但我以為成熟的人都是這樣子?」

「但成熟的人也會記得照顧自己喔。」他說。

那天我在諮商室訥訥地沒有什麼正面回應,回到家之後,又過了一兩天,忽然在夜裡想到這段對話,忍不住哭了一整晚。我才發現原來我因為這個事件早就傷痕累累,內部可以說是已經碎掉了。但我當時更害怕在眾人面前暴露我受傷的一面,所以只好硬著頭皮將它們用理性包裹起來假裝沒有事情發生。沒有人看出來這點,家人看不出來,朋友看不出來,他們還稱讚我堅強穩定,但卻被諮商師精準銳利的眼光溫柔地接住了。

後來我才明白,他之所以沒有隨著我一起剖析我自己,是因為他知道我已經在崩潰的邊緣。而過度自責,是我在混亂之中唯一能獲得控制感的方式,我對自己越是嚴厲,我就越能解釋被背叛的原因:一切都是我錯,因為我更害怕我得到一個事實是--其實我的伴侶已經不愛我了。但在這之中我卻背叛了我自己,諮商師第一步希望我拾回來被我背叛的自己。

但下一次與諮商師見面時,因為被接納情緒而開始不安的我忍不住發問。

「為什麼你每次都這麼支持我的情緒以及我的感覺呢?」

「因為每一個大決定都是由一個個小決定累積而成的,而情緒是促成那些小決定的動機。」

「但⋯⋯這個過程中,不會做出很不理性的行為嗎?」我繼續追問。

諮商師像是一邊回想著過去,一邊緩緩地講出這段話:「我的工作就是評估你的情緒,並且讓你的情緒在每一個當下得到接納與支持,進而讓你行動。這過程儘管有時候行動會悖離理性,但走過這段過程會讓你比較有力量做出長遠看來對你比較好的決定。」
當下的我其實模模糊糊地沒有非常了解諮商師的意思,但一年過後的我回頭來看,我會覺得諮商提供的是一種很特殊的協助。他並不是直接地給我正解,也並不是漠不關心地旁觀。他給我建議,真心關心我,卻又願意尊重並信任我的自主性,允許我做各種不同的嘗試,再耐心等著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回到諮商室裡,陪著我一起重新想想辦法。


在這個過程裡,如果情緒、各種感覺可以用一張地圖表示,我可以感覺到那些路徑漸漸明晰。曾經模糊的,屬於我的面貌漸漸拼湊成形。自我懷疑的次數越來越少,半夜抱著枕頭偷哭的時間越來越短。我不會說我已經放下當初的事件,我覺得人生裡有一些失落是需要一輩子去揹負的,當我想起我們曾經無猜而笑的時光,我還是會忍不住掉淚。只是我也逐漸明白,這次事件彰顯的是我們各自未竟的生命議題,而我只能、也只被允許,用自己的人生回答我自己的課題。而在諮商室這個奇妙的獨立空間裡面,諮商師正是陪我們作答的人們。

談到這裡,請讓我以日本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在《心理治療之路》對於心理治療的定義做為本篇的結尾:

「接受過專門訓練的人,對抱有心理煩惱、問題的來訪者,主要採用心理接近的方法,盡最大可能地照顧到來訪者的整體存在的狀況,幫助其發現性地走自己人生的道路。」


願意的話,不妨試試看讓心理諮商陪著你找到屬於你自己的道路。

圖片來源:Pexe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