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學與生活

 

在求學的過程,我們被以一種「必須跟他人一樣」的氛圍教育著。統一的制服、選擇題的標準答案,在體制中學習遵循規範和順從。甚至會因為跟別人不同而被貼上愛出風頭、不正常或奇怪的標籤,當時的我們很害怕成為異類,總是試圖在環境中找到與他人的相同點,試圖融入同儕的圈子、模仿彼此的行為,在求同的過程裡,獲取安心感。

五月中,新冠疫情開始在台灣爆發,為了配合防疫政策,人人都進入了某種「隔離」狀態。一時間,許多熟悉的日常,從與朋友家人吃個飯,到去傳統市場買菜,都成了被警告的危險活動,我們似乎都被迫暫停下來。

是否曾經站在路邊,望著熙熙攘攘的車潮人群,感到無聊寂寞。又或者在一些聚會、派對裡,這種本該狂歡、與人交流與連結的場合裡,卻與人群格格不入,腦中甚至會冒出「我是誰?」、「我在哪?」對白的疏離感,或即使很享受狂歡當下帶來的快樂,一覺宿醉醒來卻感到難以言喻的空洞,於是翻遍了好友名單,卻找不到有任何一個能傾訴這些感受,和真正懂自己的人。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戲劇中,我們當看到加害者(李曉明)在父母的陪同下,向被害者家屬(宋喬安及劉昭國)道歉,說了犯罪過程中所造成的傷害。犯罪行為所帶來的傷害(損害)是兩個家庭的,被害者的家庭,以及加害者的家庭,也可能會給他們周遭的鄰居或朋友一些衝擊。

人生中的生老病死如同春夏秋冬四季變換,每個人的一生必定會經歷一些傷心難過的事,它們可以小至遺失某物,大至失去心愛的人事物,在現今天災人禍充斥的世代中,人人都有一顆等待被溫暖的心,我們常會有機會為所關心的人提供安慰。前陣子普悠瑪翻覆的意外事件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,最近又有名人自殺和猝死的事件發生,除了讓我們體驗到人生的無常,也思想到生命的脆弱,網路有人紛紛PO文為那些離去的、受傷者和他們的家屬祈福,如果他們就是我們身邊的朋友,你會想為他們做什麼?